张晓舟:Oasis就是流氓

研究英国足球流氓文化———请允许我用“文化”这两个字———会发现,差不多在1992年欧洲杯之后,足球流氓便开始文化苦旅,一蟹不如一蟹。除了政府的打击,导致足球流氓文化衰退的原因其实还有音乐!在台湾译介的那部美不胜收的《迷幻异域———快乐丸与青年文化的故事》中,社会文化学者论证,快乐丸(摇头丸)和锐舞的兴起有效抑制了足球流氓的蔓延。假如爱与和平战胜暴力这一结论成立,我还可进一步补充,英伦流行乐(时称Britpop)还收编了Oasis这样的足球流氓。曼彻斯特是英伦锐舞的源头,也是Britpop的重镇,但更多的人根本不记得曼彻斯特是19世纪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一说到曼彻斯特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曼联。到利物浦买张披头士海报,到曼彻斯特买了条曼联围巾,已成游客的不二选择。对此,Oasis的诺尔和利亚姆兄弟这样臭名昭著的反曼联反利物浦球迷只能说出一个词:shit。Creation公司发现了这两个曼城烂仔,从此英国少了两个足球流氓,多了两个摇滚流氓。

利物浦足球_利物浦足球流氓_海瑟尔惨案利物浦流氓

虽然Oasia音乐会的门票炒得比曼联冠军杯门票还贵,虽然我个人对音乐的兴趣也大于足球,但我对足球流氓Oasis比对摇滚流氓Oasis更有兴趣。我从来没有耐心听完一张Oasis的唱片,我更欣赏Oasis的一些场外言行,比如戴安娜出事那阵子诺尔说:“很多人从来不去上自个儿老妈的坟,却跟在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棺材后面哭哭啼啼,真他妈恶心。”这可以入选当年的全球最佳时事言论。今年还见过一张酷极的照片,在一次演出前利亚姆冲U2的Bono伸出大舌头,要Bono去舔舌头上面的恐怖舌钉。Bono到底舔了没有,是很让人好奇的问题。但舔舔又有何妨,虽然是舔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小烂仔?诺尔和利亚姆最好玩的一点正是他们目无长幼尊卑的粗鲁率真。在阶层观念相对严苛的英国,他们甚至在领奖时高呼“人民万岁!”

海瑟尔惨案利物浦流氓_利物浦足球_利物浦足球流氓

好在Oasis还没有装B到大肆渲染自己的“无产阶段生活”的地步,他们不是什么格瓦拉迷,他们只是曼城队———现在又多了一个凯尔特人———的死硬球迷,按北京摇滚术语说就是曼城铁托。宁做孙继海的铁托,也不多瞧贝克汉姆一眼。

利物浦足球_利物浦足球流氓_海瑟尔惨案利物浦流氓

不过掺杂到音乐问题就复杂一些。诺尔和利亚姆对伦敦球队和利物浦队嗤之以鼻利物浦足球流氓,但利物浦球迷大可以将披头士的歌改编成球迷歌曲,然后嘲讽Oasis音乐屡屡偷师披头士。PaulWeller拥戴切尔西也令诺尔敢怒不敢言,因为PallWeller当年那支TheJam是Oasis另一师祖。幸好前TheSmith吉他手JonyMarr和他们一样是曼城队拥趸,TheSmith和Oasis,80年代和90年代曼彻斯特两大乐队都自觉成为曼联的敌人而支持曼城队———哪怕在它还是支乙级队的时候———这肯定让全世界的曼联迷费解,而这正是英国足球文化最有趣之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偏执狂万岁!看了《442》报道才知道诺尔和利亚姆是爱尔兰裔,而爱尔兰球迷是我在去年世界杯见到的最执着最可爱的球迷。

利物浦足球_海瑟尔惨案利物浦流氓_利物浦足球流氓

Oasis对贝克汉姆夫妇自始至终的攻击,从精神上说是坚持草根本性利物浦足球流氓,即便从商业包装角度看,也是一种明确的另类形象定位,被耍弄的是以贝克汉姆夫妇为代表的主流。所谓另类,就是永远不要去舔主流的屁股。很多朋友就是没搞明白这一点而弄得两头不是人。

利物浦足球_利物浦足球流氓_海瑟尔惨案利物浦流氓

更多的另类,更多的偏执狂,造就更有趣的音乐文化、足球文化,至少比一窝蜂追曼联追皇马有趣。Oasis当然清楚曼城恐怕永远不能像曼联那么风光,然而,“我喜欢!你丫管得着吗?”Oasis不是朋克乐队,但作为球迷,他们还真有几分朋克。

Author: adhuang

发表评论